新聞中心
首頁
>新聞中心>一線傳真

挺立在高高的分水嶺上

中鐵十五局承建宣鶴高速分水嶺特長隧道的780天

???時間:2019-08-28?【字體:

編者按:宣鶴高速公路,即湖北陽新至咸豐高速公路鶴峰縣容美鎮至宣恩縣沙道溝鎮當陽坪段,是連接湖北省目前唯一不通高速公路的鶴峰縣的一條快速通道。該項目具有“兩高”特點,號稱湖北省真正的“天路工程”:一是自然海拔高,線位最高點分水嶺特長隧道進口海拔1229米,是湖北省海拔最高的高速公路;二是政治海拔高,這條高速公路關系到湖北省“縣縣通”高速和精準脫貧大局。湖北交投則將該項目奉為“交投1號”工程,由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龍傳華親自督導。而全線最重要的控制性工程——全長4.57公里的分水嶺特長隧道,則被負責項目建設管理工作的湖北宣鶴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定位為“天路1號”工程,由公司主要負責人親自督辦。今天,我們刊發了湖北交投宣鶴高速公路有限公司邢祖巧撰寫的《挺立在高高的分水嶺上》(略有刪節)

路在腳下,常常成為一種諷喻

 這里是北緯30度,貫穿四大文明古國,是一條神秘、奇特、出產故事的緯線。長江、尼羅河、幼發拉底河、密西西比河,均是在這一緯線入海;地球之巔——珠穆朗瑪峰也隆起在這條緯線上。古埃及金字塔,獅身人面像,巴比倫的“空中花園”,傳說中的大西洲沉沒處,令人驚恐萬狀的“百慕大三角區”,讓人類嘆為觀止的遠古瑪雅文明遺址等,都被這條緯線一線串珠。

這里是中國之中。從地圖看神州,這里正位于整個中國版圖的中心位置,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比這里更接近中華版圖的中心。

這里是湖北西南。扼巫峽之險,與渝湘為鄰。山嶺高峻,林壑幽深。大山嶺、小盆地,高低錯落,此伏彼起,錦繡萬千。長江中下游,沒有一個地方比這里更優美。

這里是武陵山腹地。處祖國內陸第二級臺階,與四川盆地毗鄰。巫山、大婁山、大巴山在這里牽手,喀斯特地貌發育。河出暗流,山多奇峻。洞窟多特異,飛瀑如流云。清江等數十條河流橫貫西東。

這里是全國最年輕的自治州——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春秋為巴子國地,戰國為楚地,秦屬黔中郡……

約公元前4世紀,巴國內亂,巴蔓子決定從駐守地趕回國都平亂。因兵力不足,向楚國借兵,但楚國國君向他提出了兩個條件,一是讓他割讓其駐守的三座城池,二是把兒子送到楚國當人質。巴蔓子一番思忖后對楚王說,事急從權,請大王即刻借兵給我,到時候你拿不到三座城池,我把腦袋割下來給你。巴蔓子借兵回巴國后,以雷霆萬鈞之勢擊敗叛亂分子。楚王即派使臣要求巴蔓子兌現承諾。巴蔓子對楚使說:“守土有責,城池萬萬不能割。但我不能失信于楚王,更不能讓你為難。我把頭割下來給你。”言畢,利劍割頸,頭顱落地。

蔓子割頭保城池,自古英雄出鄂西。

2014年12月26日,隨著湖北交投恩來、恩黔高速公路投入運營,這里的旅游業迅速沸騰。天上飛過來,動車載過來,自駕奔過來。井噴不是夸張,低調已無可能。尤其是這里的高山氣候,冬雪夏涼,滿眼生光。游客熱望,旅人神往。

然而,還有一個地方,不僅風景迷人,更是傳播紅色文化的一方圣地。這就是湘鄂邊根據地的中心——鄂西南的鶴峰縣。但是,分水嶺橫亙在前。因為不通高速公路,令人望而興嘆。

1928年,賀龍、周逸群、鄧中夏、段德昌等老一輩革命家,在鶴峰縣建立了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他們開創的湘鄂邊革命根據地,成為當時最大的三塊紅色根據地之一。賀龍在此浴血奮斗8年之久。

鶴峰縣,天偏地僻。境內屏山,一泓清清的水,一艘騰空的船,閃亮國人雙眼;溇水河、五龍山,加上木林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毫無爭議地成了湖北最具生態旅游價值的美麗花園。

自古以來,太美的地方,往往頗多苦寒艱險。飽賞美景,痛苦雙腳。路在腳下,常常成為一種諷喻。

實踐證明,靠一雙腳,趟不出一條路。

直到2015年冬天,鶴峰縣依然是湖北省唯一沒有通達高速公路的縣級行政區。“縣縣通”高速和精準脫貧的的歷史使命,成為一種政治擔當,被湖北交投雙手擎舉,躬身力扛;也歷史地落到了湖北交投旗下的湖北宣鶴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四十多名工程管理人員肩頭,落到了包括中鐵十五局在內的四個國企身上。

這些人,以心的剛強,支撐起勿忘初心的信仰;以肉身之弱,肩負起興州富民的擔當。日辛月勞,夙夜不輟。

宣鶴高速公路起于鶴峰縣艾蒿坪,以宇內瞠目的“基建狂魔”為依托,穿山跨壑,一路西行。在太平鎮設落地互通,打造湖北最后通達高速公路的鶴峰縣的地理標志。接著,在太平鎮沙園村設分水嶺特長隧道至車洞河,設巖屋坪特長隧道,穿越鶴峰縣與宣恩縣交界處的雪落寨,再設匡家坳大橋、龍潭河大橋、沙道溝互通,最后在宣恩縣當陽坪設樞紐互通T接恩來高速公路。全長55.62公里,批復概算65.3億元。

宣鶴高速公路建設分四段同步推進。然而,第三段在招投標時,竟然意外流產。這在特大型建筑企業饔飧不繼,生存維艱的當下,十分罕見。憑管窺蠡測得知,第三合同段僅橋隧比就高達90%。從標頭開始,有1030米長的楊家埡2號隧道,一處206米長、相當于13層樓高、需要填筑 90多萬方填料的路基,分水嶺隧道出口有3座大橋,還有一處20多米深的洼地,需要80多萬方填料的1公里路基,還有需要完成掘進2100米,與宣鶴二標對打的巖屋坪特長隧道。

同時,分水嶺隧道出口、巖屋坪隧道進口和車洞河路基段,經過宣恩縣七姊妹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一土一石、一草一木、一蟲一鳥不得傷害,既不能取土,也不能棄渣。

除了挖填平衡,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一丁點兒投機取巧的心思,都被一系列“龜腚”堵死。

第一次招標的時候,那些如饑似渴的投標人,一撥一撥地涌來,又一撥一撥地退卻。望山興嘆,望難卻步。

當宣鶴公司組織第二次招標時,依然投者寥寥。山高谷深,地質復雜,氣候惡劣,運輸不便。不確定因素太多。然而,總有無畏艱險的勇者,擔當交通扶貧的使命,為億萬斯年窮守大山的人們,點燃夢想。

2016年8月,中鐵十五局將宣鶴三標收入囊中,成為戰戰兢兢吃下螃蟹的孤膽英雄。其時,另外三個中標單位已經進場施工8個月。

中鐵十五局能否穩操勝券,不得而知。

一桿旗映紅了分水嶺

8月中旬的一天,內蒙古赤峰市一級公路項目工地。

項目負責人張文華、項目副經理劉裕民,頂著烈日,奔波在施工車輛卷起的滾滾風塵中。

項目進入收尾階段,打通施工斷點,實現全線連續作業,是當下主攻方向。

這位河南焦作出生的北方大漢,老家就在中鐵十五局二公司駐地邊兒上。有人說,他從小感染了筑路人的膽氣豪情,天生就有路橋情節。1995年,張文華從內蒙古呼和浩特交通學校一畢業,就投奔二公司,做了一名工程技術人員。后被企業選送到同濟大學土木工程專業學習,獲得本科文憑。參與渝合高速、廣南高速、重慶繞城高速等多個獲獎項目建設管理,29歲擔任項目經理。迄今參與了14個高速公路項目建設,其中,在8個項目擔任項目負責人,還干過3年福建片區指揮長。從技術員、工程部長、項目總工,到項目負責人、指揮長,一步一個腳印,每一步堅實而有力量。

車來車往,噪聲沉浮。褲袋里的手機響了好一陣子,他才感到手機的震動。掏出一看,是中鐵十五局二公司領導來電。“公司中標湖北宣鶴高速第三合同段。你去湖北恩施考察一下。時間緊,盡快動身”。

張文華帶著疑惑,眼睛看向收尾現場負責人說,“我得去湖北一趟,這是個困難項目,工程收尾的事你多操點心”。一轉身,就帶著項目副經理劉裕民趕到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首府——恩施市。

在施州大道310號,張文華向湖北宣鶴高速公路有限公司領導說明來意。得到的答復是,先住下來,5天后開展合同談判。

談判如期舉行,所有需要明確的東西,均白紙黑字得以確認。

宣鶴公司最后強調一點,“分水嶺特長隧道是全線最重要的控制性工程,只能提前貫通,決不能延后”。擲地有聲的一語,令乙方人員心沉冰窖。

沒有鮮花,沒有愉悅的笑容。合同談判,在壓抑、沉悶的氣氛中結束。參與談判的乙方人員,都在等待著項目組建的人事安排結果。惴惴不安。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誰將成為“斯人”?

張文華一直在安慰自己。赤峰項目尚未完工,斷不會落到我的頭上。然而,他“中槍”了,躺著也未能幸免。

“赤峰一級路就是一個困難項目,這個更比赤峰項目困難十倍。我不能總干困難項目吧。”

理由很蒼白。組織決定,沒有絲毫討價還價余地。有人說,如果你向神求助,說明你相信神的能力;如果神沒有幫助你,說明神相信你的能力。他知道,這一次,躲不過了,求神都沒有用。

那時候,張文華剛剛30歲。風華正茂,沉穩而自信。干過十多個項目,集資歷、經驗于一身。表面不善言辭,甚至稍顯羞澀。其實,在別人看不見的心里,他想得很多,也想得更實。出生農家的他,從不在云端跳舞,一直貼著地面步行。他想成功,想憑著自己的艱勤努力,憑著不是一般的踏實、耐心和韌性,摘取人生桂冠。但他更清楚,企業重視的是你有多少“功”,而不是有多少“苦”。干困難項目,除了“苦”,沒有“功”。

經歷過赤峰那個項目,張文華心思更復雜了。總有一個念頭縈回在他的腦海:不是每一個男人的夢想,都能夠實現。但是,全面崩盤的人生,更沒有人愿意面對。如果生活變得艱難,唯有態度的改變,才能自我救贖。

改變態度,就意味著服從。因為“全局”“大局”“上級”“組織”這些字眼兒,這些觀念,在他心里蒂固根深。

硬著頭皮頂上去,置之死地而后生。

內心不再掙扎的張文華,眼前豁然開朗。他把自己比著下棋時移動一個棋子,隨時有可能被吃掉,但也有可能為公司創造一個勝局的起點。他決定做一頭坎坷路上的毛驢,用堅韌和耐力,表達忠誠。

不亂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仰不愧天,府不怍地。投身宣鶴項目,他義無反顧。

宣鶴公司領導告訴他,你們晚進場8個月,給你半年時間,追上其他標段進度,分水嶺隧道務必提前貫通。

張文華別無選擇,本想弱弱地解釋一句,恐怕分水嶺特長隧道很難完成。但說出口的卻是:“保證完成任務。”

那一刻,他的臉上分明刻著引頸就戮的決然。這不禁讓人回想到土家英雄巴蔓子。

進度相差8個月,要實現工期平衡,務必像追風一樣去追趕。快進場、快施工、快收尾、快撤退。一連串的“快”字,激勵人,鞭策人,愁煞人。

一般人的思維活動,是把一個念頭跟下一個念頭連在一起。而張文華,則始終對準同一個點。用一個特殊的透鏡,將光線聚焦目標,直至點燃。

困難項目,當用非常之策。張文華打破公司慣例,向領導提出一個不情之請。組建項目班子,要由他點將。

他只選對的人。如果人選錯了,一切都是零。他要的是一支志同道合、負責任、能堅守、輸得起的同盟軍。只有用對的人,才能建立對的系統、對的文化、對的機制,進而達到對的結果。

公司領導看在困難項目份上,網開一面。幾位富有隧道和橋梁施工管理經驗的專家級人才,匯聚張文華旗下。

成天掛著微笑,辦事毫不含糊,鐵道兵出身的邵克才出任項目書記;有著豐富橋梁建設管理經驗的劉裕民出任副經理;在隧道安全管控方面“有一套”的石太山,出任安全總監。公司推薦的班子成員楊雷,學歷高、技術強,也得到張文華認可,加盟宣鶴項目,擔任總工程師職務。

一個務實穩健、團結擔難、銳意奮進的施工管理團隊,在湖北西南鴉來公路必經的那一道高高的山嶺下集結。

從此,一盞燈點亮了高高的山,一桿旗映紅了分水嶺。

 這一班人,“電流強度”很大

 一天夜里,星辰依稀,涼風習習。宣鶴公司院內燈光搖曳,樹影婆娑。

與分管宣鶴項目的宣鶴公司副總經理王永紅在公司院子里散步,邊走邊聊。說道張文華團隊,王永紅不假思索做出評價:“執行力很強。”有些什么表現?“公司下達的指令性任務,都能按時按要求完成。”

深入了解得知,宣鶴三標項目部領導班子,實行分片負責、全程監管的履責模式。“三重一大”事項,領導班子集體決策,一個聲音發令。沒有雜音,沒有牽絆。令出法隨,高效執行。

項目部有管理人員60多人,不閑一個。40人下基層一線,與工人食宿一起。挺進掌子面,扎根施工點。

提前開工分水嶺隧道進口,是中鐵十五局打響宣鶴項目第一炮的既定目標。隧道進口端,臨近鴉來公路。一條100多米的便道,一天時間就拉通了。

而運渣通道,成為比分水嶺隧道進洞更為迫切的問題,擰在眉頭,附著心上,揮之不去。

2016年10月中旬,項目副總經理劉裕民打頭陣。勘察路線,確定標高,攀巖走壁,披荊斬棘,測量征地面積,計算工程量,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分水嶺的初冬,已經寒氣逼人,而他們的體內,卻暑氣升騰,一身大汗時常打濕全身內衣。三天后,征地圖、施工圖,完美呈現。

這時,項目書記邵克才挺身而出。一手拿著征地圖,一手提著一把彎彎鐮刀,一聲吆喝,“干起來”。那時,鐵道兵的神勇,筑路人的肝膽,淋漓再現。

800多米長的1號便道,涉及7戶村民林地,需要征地13.87畝。5:30,夜色褪去,高山之巔的分水嶺,天邊總是提前半個小時敞開亮口。邵克才和協調部的同事,撞著薄霧出門。走村串戶講政策,挨家挨戶說好話,深更半夜還在山溝野地里奔走。在多方共同努力下,他們硬是花了一個半月時間,讓村民簽下了補償協議。

拿到征地后,挖機開上去,鏟平荊棘,啃開巖石,從地方石料場買來2000多方填料,1個星期完成便道施工。

有了便道,洞渣可以運出來了。但是空壓機、照明、送風、門禁系統,都需要電。

分水嶺是宣恩、鶴峰兩縣的界山。遠離城鎮,人煙稀少。山高谷深,叢林無邊。農電改造的強勁東風,吹到大山深處的時候,為山壑所阻,為峻嶺所隔,為森林所避,電流強度日漸式微,力有不逮。

直接聯網,于施工用電而言,好比一星螢火,焉能燭天照地。只有專線接入,才能從根本上解決隧道施工用電問題。

“解決電流強度的問題,需要我們在工作中加大‘電流強度’。”張文華對協調部門提出工作要求。

與兩縣供電單位聯系,與線路占地涉及到的村民溝通,這些,都是艱苦細致的工作,需要反復協調。

而工程協調,恰恰是邵克才的專利。作為項目書記,協調工作、思想工作,他,當仁不讓,而且“電流強度”很大。

得益于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很快與供電公司達成協議。然后是規劃線路、確定方案。幾天內,項目副經理劉裕民就與宣恩、鶴峰兩縣電力部門拿出了規劃方案。

接下來,又得與村民打交道。電力線路經過的地方,全是山嶺溝壑,需要砍出一條安全通道;電桿、鐵塔,需要“落地生根”。線路上的一草一木,電線桿占用的每一平方米地面,都需要與林權所有人達成協議。

分水嶺隧道出口用電線路,需要跨越魚泉水庫,然后拉線上山,在山腰建一基鐵塔。山勢陡峭,樹木茂盛。鐵塔構件運輸極其艱難。施工人員計劃安裝卷揚機,從下往上吊運。但樹木蔥蘢,植被繁密,根本無法實施。后來,三四匹騾馬被攆上山。沉重的鐵構件往騾馬身上一壓,那畜生雙眼緊盯陡峻山坡,四腳顫步不前。前面的人拉繩緊拽,后面的人皮鞭緊抽,花了半個月時間,終于將那些構件馱運到半山腰。兩天后,一座鐵塔立起來了。

看著水庫里鐵塔的倒影,許多人感念這些騾馬的功績。無可否認,在宣鶴高速建設中,它們再現了其原始的偉力。

2017年3月到8月,從協調用地到完成施工,5個月時間里,邵克才等人干凈利落地干完了這項工作。中鐵十五局宣鶴三標,全線通電。

只許人等活兒,不許活兒等人

混凝土集中拌和、鋼筋集中加工,實行工廠化生產,是大型工程項目標準化建設的基本要求。

這支從內蒙古轉戰而來的施工隊伍,按照項目策劃要求,參照南方氣候特點,在項目線路居中的位置,建設了一座現代化的大型混凝土拌和站和一座鋼筋加工場。混凝土集中拌和、鋼筋集中加工。拌和站安裝了三臺拌和設備,兩臺90的,一臺50的。一旦建成,完全能夠滿足供應。

進入11月,分水嶺已經呵氣成霜。

張文華希望在這個冬天,把分水嶺隧道干出四五百米來,實現開門紅,迅速打開他人生經歷中第一個南方高山公路項目的局面。

項目部決定,在拌和站建設和外電接入施工過程中,高價買入地方商砼,同時,自發電滿足隧道施工需要。盡管價格難以長期承受,但在進度面前,這些都可以忽視。

2016年11月8日,分水嶺隧道進口端終于順利進洞施工,邁出了隧道施工慢慢長途的第一步。

是夜,張文華、邵克才、劉裕民、楊雷等小酌一杯,暢想著進洞施工后一路凱歌的情形,禁不住興奮了,半夜無眠。

那時,分水嶺上,每天從下午四五點鐘開始,到次日上午八九點鐘,濃霧縈山,森林、房屋、道路,全部淹沒在乳白色的水汽中。項目部門前的鴉來公路,除了偶有小車摸索前進,看不到一輛大型車輛。

這可愁壞了張文華一班人。南方高山的冬季,氣候惡劣程度遠非北方可比。項目部沒有暖氣,陰冷潮濕和大霧成為職工生活與施工大敵。

霧鎖群山,但鎖不住他們活泛的心智。張文華走訪當地村民,向地方氣象部門專家請教,得到了異口同聲的回答,整個冬季,分水嶺周邊除了雨霧就是冰雪,幾乎都沒有一個好天氣。張文華心中算出了另外一本賬。如果不改變混凝土拌和站和鋼筋加工場的設置,那每個冬天的施工進度、勞動成果,都只能祈求濃霧和冰雪偶發善意,靠天施舍。

張文華不完全相信人定勝天說,但更不愿坐以待斃。他深信,如果繼續維持混凝土集中拌和和鋼筋集中加工模式,不僅看不到開門紅,就在這個冬天,項目部班子就可以定性為“集體失職”。

支護的需要、工期壓力、運輸安全的風險,張文華和項目部一班人不敢猶豫。立即決定,新建分水嶺進、出口拌和站和鋼筋加工場。

在大雪封山前,他們投入100多萬元,在分水嶺隧道進、出口,分別建起了一個拌和站。進口端拌和站負責供應分水嶺隧道進口和楊家埡2號隧道共6個洞口混凝土,出口端拌和站負責供應分水嶺隧道出口、春樹蔸2號隧道、巖屋坪隧道進口共8個洞口混凝土。

到12月底,分水嶺銀裝素裹。氣溫零下10攝氏度,大雪封山,道路運輸更加困難。項目部又投資100多萬元,新增冷彎機2臺、龍門吊2臺,在分水嶺隧道進、出口各建起了一座小型鋼筋加工場和材料倉庫。解決了混凝土、鋼筋等材料的預制和庫存保障問題,克服了濃霧冰雪天氣對施工的影響。

進洞施工,是隧道作業的一個重要節點。沒進洞,想方設法進洞;進洞后,千方百計保正常、保工期。

“只許人等活兒,不許活兒等人”,張文華說,這是加快施工進度的一條鐵律。首要一條,就是實現工序無縫銜接,而偏偏這又是一個普遍存在的管理難題。因為太微觀,太具體,任何一個因素,如管理人員缺乏責任心、信息傳遞不及時有效,等等,都可能拉大對接時長。動態協調,靈活調度。項目部就憑這一招,解決了這一難題。

開挖、出渣、支護、噴漿,一個循環接著一個循環地干,周而復始,沒日沒夜。

這些環節中,最可能出現窩工的是噴漿。前3個環節,由隧道作業隊伍現場調度,噴漿環節由項目部掌控。因為拌和站與隧道內作業,屬于兩個不同的施工管理體系,需要項目部居中銜接,才能完成工序轉換。

于是,項目部在每個洞口,都安排有一名施工隊長、一名技術員、一名安全員。施工隊長,專門負責協調工序轉換。當立架環節即將結束時,施工隊長掐準時間撥出兩個電話,一個通知監理現場驗收,一個通知24小時待命的拌和站備料、備車;再憑著豐富的管理經驗、憑著對各環節施工情況的準確把控,他會在監理到達現場時,撥出第3個電話,運輸噴射砼至施工現場。上一道工序干完前的一刻鐘,下一道工序的人員、設備就到達現場。

“無縫對接”,他們演繹到了極致。

 挺進、挺進、再挺進

 2016年12月初,分水嶺的濃霧開始散去。大山進入了一年中最潔白、最純凈、最淡定、最瑰麗、最魅惑的季節。

冰雪的先遣軍,是一陣陣著地無聲的“雪米子”。大山安謐,樹木寂寥,分水嶺心安理得地承受著這場注定無法逃脫的懲罰。當周遭所有山嶺、道路,都鋪滿了一層薄薄的白色“米粒”的時候,大地就像套上了一層硬殼,走上去沙沙作響。門前仰面朝天的行人,沖出路沿或栽下深溝、或四輪朝天的車輛,成為分水嶺這個天然溜冰場上每天變換上演的“大片兒”。

接下來,黑嗚嗚的云層,像施了魔法,抖落出紛紛揚揚的雪花,像蒲公英的花朵,隨風擺舞,鋪天蓋地而來。雖沒有燕山雪花如席大,但在鄂西南,也算首屈一指,洋洋大觀。

“萬花敢向雪中出,一樹獨先天下春。”

在寒梅吐蕊的時刻,分水嶺隧道內,燈火通明。左洞掌子面在鉆孔,右洞在出渣。然后立架、支護。

保證洞內不停工,道路暢通是關鍵。

除雪防凍,是冬季保暢的第一要務。從12月初到次年2月底,要撒鹽十幾噸。按照安全總監石泰山的話說,只要能夠融冰化雪,保暢專班幾個小伙子,可以剖出一顆顆心來。

分水嶺隧道進度漸趨正常,但是,離追趕進度的目標,仍然遙遠。項目部一班人工作的全部主題,依然是追趕、追趕、再追趕,挺進、挺進、再挺進。

分水嶺隧道非獨立工程項目,運渣通道也非僅僅為了分水嶺隧道棄渣。張文華說,項目部以特長隧道為重點,以運渣通道為主線,絲毫沒有忽視分水嶺隧道出口至大樁號標尾路段的施工組織。

那里還有包含巖屋坪特長隧道一半里程和春樹蔸2號隧道、3座大橋、1公里路基,相當于整個標段2/3的里程。

為保障施工進度,項目部4條半隧道,全線進洞。開12個洞口。一次投入近千萬元,配置了12臺全新二襯臺車。

1號便道,是分水嶺隧道進口棄渣生命線。但是,運距較遠,便道維護困難。暴雨季節、冰雪、濃霧天氣,存在較大安全風險。

多次走過這條道,反復讀過它的臉。張文華熟悉了它的每一個小坑,每一塊凸石,每一次顛簸,但就是讀不出讓它提高運輸效率的方程式。

一個驟雨奇襲的夜里,與分水嶺隧道進口遙相對應的楊家埡2號隧道,洞門上方發生滑坡。參加搶險的張文華陡生一念,盡快打通楊家埡2號隧道,作為運渣通道,比走1號便道縮短運距1公里,而且遠離運輸安全風險。

楊家埡2號隧道,長1030米。從經濟的角度考慮,單頭掘進是最好的方式,也不影響總工期目標。但分水嶺隧道等不起,也不能等。因此,兩頭進洞,快速貫通楊家埡2號隧道,成為助力分水嶺隧道早日貫通的上上之選。

保重點,就要先舍棄。舍棄一部分,重點才能彰顯威力!張文華認為,一線指揮官如何找對思路、領對方向?唯擁有戰略思維,明確自己想要的結果,利用一切資源為我所用。做決策時,不談對錯,只看得失。

200多萬元,購置兩臺挖掘臺車、兩臺二襯臺車。楊家埡2號隧道小里程方兩個洞口同時進洞。一個1公里長的隧道,開了4個洞口。楊家埡2號隧道受到項目部空前重視。

然而,天不遂人愿。楊家埡2號隧道掘進過程中,突泥突水,一路伴隨。兩次大的突泥,耽誤工期一個多月。張文華十分揪心。但是,對于借道楊家埡2號隧道運渣的方案,沒有一個人質疑,沒有一個人放棄。

2017年10月,楊家埡2號隧道左洞僅用7個月時間,就實現貫通。分水嶺隧道洞渣從這里源源不斷拉倒大填方路段。從開挖到出渣,再到初支,每一個循環從28個小時縮短至22個小時,整整縮短6個小時。這樣的效率,別說只花200多萬元代價,就是花500萬,都值。

 一雙雙烏黑的大手握過來

 2018年年底,春節在即,臘氣噴香。

一場大雪,積雪厚度達三四十公分。分水嶺隧道出口的鋼筋棚垮了,拌和站雨棚塌了,道路冰凍了,四面八方的水泥,拉不到分水嶺上,停工待料達半月之久。

蝴蝶不傳千里夢,子規叫斷三更月。

項目部原計劃干到臘月二十八放假,因為無奈中的等待,因為家中親人的呼喚,工人再也無心戀棧。

“分水嶺隧道春節不能放假!”

那一次,宣鶴公司急了。黨委書記、總經理沈典棟冒雪爬上分水嶺,現場督陣,下達春節不放假的指令。

項目部也不含糊,春節不停工,一個洞口獎勵10萬元。剛回家的工人,又被急吼吼叫回工地。

項目部領導班子陪著隧道作業隊伍,堅守在凍成巨大“冰糕”的分水嶺上。冰純心思,寒凝意志。他們立身冰天雪地之中,堅守著這支鐵軍最后的決心。

環博公司在湖北高速6.8公里長的紅巖寺隧道,恩來、恩黔高速牛塘隧道、椿木槽隧道施工中,日積月累,步步長高、長實,與中鐵十五局多次合作,亦步亦趨,同進共退,成為戰略合作伙伴。

曹鐵軍,笑容可掬。用一個時髦的詞,就是“高大威猛”。他是環博公司總工程師,同時,擔任分水嶺進口作業隊伍現場負責人。曹鐵軍手下都是干過2個工地、連續從事隧道施工10年以上的熟練工人,堪稱隧道施工的一支真正的鐵軍。

曹鐵軍說,隧道施工有“兩怕”,一怕巖溶滲水,淹沒掌子面;二怕停電,無法排水,影響進度。尤其是雨季,掌子面積水更是家常便飯,防不勝防。

“分水嶺隧道進口施工,難就難在反坡排水。”曹鐵軍說,分水嶺隧道從進口的1229米,到出口1152米,高差達到77米。尺水興波。隨著隧道掘進的深入,排水難度越來越大。作業隊每600米建一個集水池,逐級上排。臨近進口段施工目標點時,他們共建起了5級排水站。正常情況下,每天抽排水近400立方米。

停電,是最惱人的事。每次停電,隧道里萬古幽冥,暗寂無聲。幾個小時,掌子面積水超過1米多深。僅抽排水,就要一天半時間。

保障電力供應,是項目書記邵克才的重大使命。

2019年5月16日凌晨3點,一場暴雨致分水嶺隧道停電。邵克才帶領協調部劉輝、陳西等忙了2個多小時,將可能導致停電的因素一一排除,依然沒有找出停電原因。最后,懷疑是供電線路出了問題。

5點13分,邵克才等人穿上雨衣、雨靴,頂著瓢潑大雨一頭撞進崇山深壑,沿著供電通道巡山查線。徒步4公里,終于找到電線斷頭。他們立即通知供電部門修復,并微信發送定位。然后,貯立雨中,等待維修人員的到來。

“天路1號”壓力太大,每個人戰戰兢兢,夜不能寐。張文華、邵克才、劉裕民、曹鐵軍,概莫能外。

每到后期施工,都是勞動密集型工作。人力成本上升,而有效計量寥寥無幾。這也是工程后期,其他工地勞務人員銳減的主要原因。

2019年開年以來,曹鐵軍參加了5次宣鶴公司和項目部召開的通車督辦會,為確保貫通,他強化一線管控,盯進度、盯安全、盯質量。一刻不松,寸勁不懈。

經過與后方公司反復溝通,他一改收尾階段資源配置慣例,破天荒實施增人計劃。除原有的開挖、立架、二襯班組正常作業外,新增了路面、電纜溝、加寬帶二襯、路面邊溝4個施工班組近30人。

隧道施工,是天下最苦的差事。人謂“吃陽間飯,干陰間活兒”。拴心留人十分不易。隊伍不穩,是施工單位最大敗因,也是項目管理最大困惑。

工資不過老板手,寄錢回家月月有。項目部按月核定并代發工資,讓絕大多數工人心里踏實了。他們感念于項目部的誠實守信,更加忠誠于這份掙錢不菲的工作。

每天接近一線工人的曹鐵軍,也發揮著穩定器的作用。哪個工人頭疼腦熱了,宣鶴公司不知道,而曹鐵軍清楚;工人哪頓飯沒有吃好,項目部管不著,但曹鐵軍必須面對。工人的喜怒哀樂、冷暖饑飽,他耳聞目睹、感同身受。

現場主管曹茂宇二女兒再生障礙性貧血,治療費花了120多萬元。勞務公司組織職工愛心捐助,僅他身邊的幾十位同事,就捐助了20多萬元。曹鐵軍個人也給他借支3萬多元。曹茂宇渡過了難關,作業隊也穩定了軍心。

在泥濘中,他們一路挺進。至2019年7月底,經過780個日日夜夜的不懈奮戰,終于握住了隧道出口端伸過來的一雙雙烏黑的大手。當天,曹鐵軍給作業人員發了130個紅包。

分水嶺隧道貫通了,但張文華們一直保持立正的姿勢,不敢稍息。

宣鶴公司沒有沒有表揚、沒有鼓勵,而是擰發條、催工期,加任務。因為電纜溝、路面、加寬帶二襯施工等都要提前,不僅要增加投入,交叉施工管理難度更大。宣鶴公司明確要求9月底交工右洞,10月底交工左洞,時間掐到小時。

還是7月初,宣鶴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沈典棟,副總經理王永紅就專程到項目部召開“緊螺絲會”。將貫通后可能影響工期的要因,一一揪出,擺在張文華面前。

加寬帶多達十五六個。很明顯,加寬帶二襯施工,是分水嶺隧道后期進度最大的制約因素。憑僅有的2臺加寬帶二襯臺車,遠遠不能滿足進度要求。

關鍵時候,張文華絕不含糊。當即表態,增加1臺加寬帶二襯臺車,并主動提出,購置最先進的可伸縮臺車,減少拆裝工序,每個循環可以節省拆裝時間一個星期。

張文華要求廠家,立刻派人趕來工地考察。爾后,廠家半個月就完成設備生產。到2019年8月5日,全部構件運抵分水嶺,并迅速完成了組裝。

特殊情況,特殊對待。50米電纜溝模板基本能滿足循環使用需要,但項目部新增加了100米;路面攤鋪設備一個洞口一套基本夠用,但他們準備了兩套。

張文華說,趕工期、追進度,多點開花,平行推進,都以增加投入為前提。僅這幾項就增加投入近二百萬元。

分水嶺隧道附屬工程施工仍在繼續,我們期待著順利交工時刻的到來。

張文華和他的管理團隊,給人的感覺是明亮而不刺眼,柔軟卻很有力量。他們挺立在高高的分水嶺上,凝成一段共情,成為四年來鄂西高速公路項目群,唯一沒有調整班子成員的管理團隊。同時,他們一路闖關奪隘,斬獲質量、安全、進度方面許多榮譽,更贏得宣鶴公司領導沈典棟、王永紅,湖北交投楊志波、張世飆等領導無數贊聲。這在鄂西高速公路項目群,獨此一份兒。

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

作者簡介:邢祖巧,男,1964年元月出生于湖北咸豐。中國民主同盟盟員,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著有長篇報告文學《深山大搜捕》《清江之子》《難忘星斗山》《飛越》《際會風云》,中短篇報告文學集《春華》《秋實》《明月照清江》;編輯出版《山區領導的發展思路》《窺破管理的奧秘》《命案必破實錄》《衛生行政管理研究》《土家族教育研究》三卷等十多部作品。現供職于湖北交投旗下的湖北宣鶴高速公路有限公司。

企業簡介
中鐵十五局集團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第五、六師合編后的第五師,1984年1月奉國務院、中央軍委命令集體轉業并...[詳細]
聯系我們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魔术箱客服
下载广西麻将免费的 彩票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单机麻将四人不联网 河北11选5规则及奖金 填大坑的技巧口诀 学股票入门 浙江飞鱼开奖规则 北京28骗局全过程 幸运3D开奖结果走势图 中超第二轮 四川麻将如何算牌 江西十一选五的规律 浙江快乐彩图表 微信红包打麻将怎么玩 新手怎么玩股票 四川熊猫麻将苹果版